blog

自由中心古巴绝食者的困境

<p>今天是对古巴卡斯特罗政权反对派进行恶毒镇压七周年</p><p>在2003年春天,新闻议程由美国领导的入侵伊拉克的准备工作主导</p><p>在哈瓦那,90名所谓的“美国敌人特工”被捕</p><p>被监禁者包括教师,医生,工会组织者,记者,人权活动家和持不同政见者</p><p>被逮捕的人中有75人是在不符合国际标准的情况下受审的</p><p>他们被判处6至28年徒刑</p><p>随着炸弹袭击巴格达,几乎没有人提出抗议以抗议古巴的事件</p><p>今年的周年纪念日可能会受到更多关注</p><p> 2003年被捕的其中一人奥兰多·萨帕塔·塔马约(Orlando Zapata Tamayo)在上个月因绝食抗议80天后去世</p><p>另一位持不同政见者,Guillermo“Coco”Farinas,于2月24日开始绝食抗议,危险地接近死亡</p><p>第三名政治犯Ariel Sigler Amaya已入狱20年,他在哈瓦那一家医院的健康状况极差,据其家人称,他的治疗效果不佳</p><p>这些发展并没有完全被忽视</p><p>欧洲议会谴责塔马约的“可以避免和残酷的死亡”,并呼吁共产党专政释放其政治犯</p><p>然而,靠近加勒比岛屿的政府对他们的批评更为温和</p><p>该地区的领导人发现,呼吁联合王国放弃对福克兰群岛的主权比谴责邻国的侵犯人权行为更为方便</p><p>一个新的区域集团,临时称为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将于明年在加拉加斯举行首次会议,并得到劳尔卡斯特罗的热情支持</p><p>这个机构没有机会反对卡斯特罗的反对者的迫害</p><p>拉丁美洲的领导人陷入了自己制造的陷阱,他们认为批评古巴侵犯人权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支持了华盛顿的禁运</p><p>哈瓦那的暴君似乎认为他们可以追求现代发展的“中国模式” - 一方面与外国建立经济联系,另一方面压制内部异议</p><p>古巴的邻国需要告诉卡斯特罗的政权,如果它希望避免孤立,它需要改善其人权记录</p><p>由于勇敢的古巴男女敢于反对他们的统治者,他们受到骚扰,监禁,更糟糕的是,

查看所有